当前位置: 中国美术家网 >> 艺术趣闻 >> 趣闻库 >> 国内 鉴赏
      分享到:

      簪花香熏样样来 唐朝汉子臭美不让巾帼

        作者:核实中..2011-05-13 11:08:44 来源:法制晚报

          (1/3)

          (2/3)

          (3/3)

          中国美术家网--让艺术体现价值

          
        在唐代,男子居然也戴起了簪花,而且还相当流行。 
          
        此图取意韩魏公邀客品赏芍药名品——金带之逸事。 
          唐代须眉男儿对姿容的注意不在女子之下,他们头戴簪花、以香熏衣、使用唇膏、浑身刺青,可以说是风流倜傥。善于修饰的男子往往会引起世人的瞩目,他们的装饰打扮对社会风俗的趋向会产生很大的影响。  

          时间:唐开元元年(公元713年)4月 

          事件:在春天郊游时,唐玄宗李隆基将戴在自己头上的“御花”赏赐给诗人苏颋。  

          ●诗人作美文 皇帝赏簪花 

          簪花,古代又称插花,是将花朵插在发髻或冠帽上的一种装饰方式。所戴的花可以是真花,也可以是用丝帛或其他材料制作的假花。这本来是妇女的打扮,但是在唐代,男子居然也戴起了簪花,而且还相当流行。 

          每年春天,都城长安盛行郊游。公元713年的那次郊游,诗人苏颋写出了“飞埃结红雾,游盖飘青云”的美文。唐玄宗非常赞赏这句诗,就将“御花”插在了苏颋的头巾上。“御花”就是唐玄宗头上的花,连皇帝都喜欢戴簪花,更别说普通的百姓了。  

          不仅唐玄宗喜欢戴簪花,王爷们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汝阳王李琎的小名就叫“花奴”,他经常头戴簪花跳舞。有一次他给唐玄宗表演,戴着绢帽敲击羯鼓。唐玄宗摘了一朵簪花放到他的帽子上,李琎伴随着音乐跳完了舞,而帽子上的簪花并没有掉落。唐玄宗非常高兴,赐给他一柜子金器。这两人可以说是大唐朝的“花痴”了。 

          唐玄宗是皇帝,李琎是贵族,想要什么花就有什么花。但有一位才子,为了兰花竟然做起了贼。这人叫霍定,每当春天游曲江时,他便以重金雇人窃取贵族亭榭中的兰花,全都插在帽子上,哪儿人多上哪儿,而且是一边显摆一边叫卖。路上的男男女女打破了头都要买,地上到处扔的是钱币和女人用的金钗。 

          有花戴又能赚钱当然是好事,但有的人却不那么幸运。唐朝末年的帅哥李梦符,生得“短小而洁白,美秀如玉人”,做起事来放荡不羁。他经常在洪州的大街小巷招摇过市,一年四季浑身都插满了花,在城中大大小小的酒馆喝酒。后来他惹怒了官府,被看做是“狂妄惑众”,他本人也因此锒铛入狱,并在狱中作诗称:“插花饮酒无妨事,樵唱渔歌不碍时。”确实够狂妄的。  

          ●以香熏衣是礼节标新立异更时髦 

          唐代的男子不仅喜欢戴簪花,而且还流行以香熏衣。人们把以香熏衣当成一种礼节,如果男子会见客人时不以香熏衣,会显得很不礼貌。 

          除了衣服要用香熏外,唐代男子还追求标新立异。成都有一位叫路岩的,风貌神俊,又会穿衣服,曾经是成都风流人物竞相模仿的对象。他裹的“幞头”(纱巾)样式很美,很快就风行一时。为了标新立异,与大众相区别,他又剪去了纱巾的角,于是人们也跟着剪去了纱巾的角。过了一段时间,路岩又换了新式衣服,于是人们都自嘲说,我们成不了路岩,永远不如他时髦。

        唐代男子追求标新立异,穿女装也是表现之一。 

          ●唐代男子使用唇膏和面膜 

          唐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开放的时代,盛唐时期“妇人为丈夫之相,丈夫为妇人之饰”的社会现象很正常,就是说女人打扮成男子的形象,男子穿戴着女人的服饰,这是很平常的事。而且这一时期男子与女子一样,平时也用面脂、口脂等化妆用品粉饰头面。有一位叫韦崟的,风流爱美。有一次他听说朋友娶了一位貌美的佳丽,于是就打水洗澡,头上戴上漂亮的丝巾,嘴上抹上唇膏,去恭贺他的朋友。可见当时男子使用唇膏是很平常的事。 

          唐代还有一位比韦崟更臭美的叫卫玠,他姿容秀美,披肩长发长五尺,每天洗完澡,都有两个婢女用金盘子托着头发给他梳头。他洗脸时用的是自制的“化玉膏”(类似现在的洗面奶),还把芹菜捣成泥,敷在脸上做面膜。因此他的脸明亮湿润、没有皱纹。  

          ●刺青——唐代男子的另一最爱 

          萝卜白菜各有所爱,唐代男子还有一种爱好——刺青。刺青在唐中期及以后可谓流行一时,当时的长安、成都、荆州、黔南都有刺青的风俗。男人用针在皮肤上刺出图案,然后涂上墨,待创面痊愈后,就形成了无法磨灭的图案。 

          当时的蜀人最善于刺青,不仅图案清晰如画,而且色泽鲜艳。在荆州的市场上有专门的刺青工匠,他们事先将针固定排列为一定的形状,然后根据顾客的要求,将各种图案刺在皮肤上,再涂上石墨。当时人们最喜欢的图案是蟾蜍和蝎子。在长安的市场上还出现了唐代最早的专业刺青美容师“札工”,他们也做着同样的工作。  

          当时的刺青者大多数是市井恶少或者军人,所刺的内容千奇百怪。家住长安大宁坊的张干在自己的左臂上刺的是“生不怕京兆尹”,右臂上刺的是“死不怕阎罗王”。“京兆尹”是当时的官名,就是京城的长官,相当于现在的市长。 

          王力奴在自己的胸部和腹部刺上了山、庭院、池榭、草木、鸟兽。赵武建在身上刺了一百六十处番印。还有更奇怪的,蜀人赵高将佛教里的天王像刺在背部,他犯法时应该杖背二十,可是地方官吏却不敢,因为他背上刺着天王。后来剑南节度使来了,用杖刑将他背上的天王像打得稀烂。节度使走后,赵高挨家挨户袒衣讨钱,美其名曰“修理功德钱”。 

          唐代刺青有一个显着的特点,就是内容多与诗歌有关。蜀小将韦少卿在胸部刺一树,树梢有乌鸦数十只,下面悬一镜子,有人以绳牵镜,以此表示张燕公诗句“挽镜寒鸦集”的意境,可谓用心良苦。荆州人葛清从颈部以下遍身刺三十余图,每图表示白居易的一首诗。如画一人持杯临菊,表示“不是此花偏爱菊”;画一树,树上挂缬,表示“黄夹缬林寒有叶”。人称他为“白舍人行诗图”。 

          许多人都以刺青相比试,或刺《辋川集》一本,或刺白居易、罗隐二人诗百首。有些无赖少年甚至将平生所到过的地方、饮酒赌博之事及所交往的妇人的姓名、年龄、形貌详细地一一刺在身上,这种刺青图案被称为“针史”。  

          后周太祖郭威年少时与冯晖交好,整天无所事事,游手好闲。一天,二人遇见一位道士,自称“业雕”,为他们二人刺青。道士在郭威脖颈左边刺一麻雀,右边刺谷、粟;在冯晖肚脐处刺瓮,瓮中有大雁数只。道士说待到麻雀吃到谷子、大雁飞出瓮时,也就是他们发达之日。后来麻雀与谷、粟的距离逐渐接近,等到郭威登位时,麻雀竟然吃到了谷子。而冯晖官高位显时,大雁真的从瓮中飞出。因为郭威脖子上有刺雀,人们又称他为“郭雀儿”。
        责任编辑:杨小薇
        • 中国美术家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meishujia.cn,All right
        • 业务部:北京市西城区宣武门外大街香炉营东巷2号院3号楼6单元103
        • 邮编:100069
        • 电话:1805307787713261878869
        • 技术部:北京市西城区虎坊路19号院10号楼1803室
        • 邮编:100052
        • 电话:18611689969
        • 热线:服务QQ:529512899电子邮箱:fuwu@meishujia.cnbeijing@meishujia.cn
        Processed in 1.716(s)   11 queries
        update:
        memory 4.137(mb)